熟女交往后的迷茫

  第二天是星期五,由于下午没有什么重要的课,武华新决定请假下午不上课了。中午放学回到家时,已经是12点半了。
  其实武华新在12点就已经来到家门口了,只不过他的内心很矛盾,不知该如何面对李茹菲,所以在外面徘徊了半个小时。
  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煎熬下,武华新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开门后,发现房间里很静,有一股淡淡的食物清香从厨房里不断地飘出来。李茹菲已经回家了,而且还在做饭——想到这里,武华新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刚才在外面,他就已经打定主意准备向李茹菲道歉了,可是明显信心不足。
  毕竟,强奸自己的阿姨绝对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她会原谅他吗?一想到平时李茹菲对自己那样无微不至的关爱,而他却对她做出那样下流无耻的凌辱,武华新的内心就后悔不已。自己一时的冲动,竟然导致这样的结果,武华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十恶不赦的事来。而李茹菲那受伤的心又该如何去抚慰呢?
  武华新内心一片茫然。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武华新现在只能尽量想办法弥补了,尽管这种事有可能永远也无法弥补。
  他轻轻地关上门,来到客厅,看了看饭厅,确信李茹菲还在厨房后,便踮起脚尖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就在他马上要走到房间门口时,李茹菲忽然从厨房里走进了饭厅,手里还端着盘热气腾腾的青菜。由于饭厅和客厅之间并没有门,所以武华新和李茹菲一眼便相互看了个正着。
  李茹菲依然穿着早上那件粉红色的职业洋装套裙,只不过现在胸前多绑着一条做饭时常戴的白色围裙。她的头发看起来有点乱,眼睛也还是有点红润,神情看起来略显呆滞。当她看见武华新时,就像略微受了惊吓一般,眼神慌乱地离开他的脸,匆忙将菜放在饭桌上,而后立即转身又进了厨房,感觉像在逃跑似的。
  已经被她看见了,武华新心想躲回房间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他将书包脱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后安静地走进洗手间仔细地洗了两遍手,最后才安静地走到饭厅,默默地坐在饭桌前。
  厨房里又传来了「嚓嚓」的炒菜声,不一会,声音停了,接着就见李茹菲端着一碗炒肉走了进来。此时武华新也不敢去看她的脸,只是低着头想心事。而李茹菲放下炒肉后又折回厨房去,没多久就端来两碗米饭,并将其中一碗摆在了武华新的面前。
  之后,两个人谁也没做声,各自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整个吃饭过程恐怕只有十分钟,便在尴尬的气氛里结束了。武华新傻愣愣地坐在位子上,眼睁睁地看着李茹菲将桌上的剩菜剩饭收拾干净后又走回了厨房。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向她道歉吧!」武华新心想,自己做错了事,还是应该鼓起勇气来认错,万一遇到什么坏的结果,那也是他活该的。武华新咬了咬牙,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边,静静地看着李茹菲在盥洗池边忙碌的背影。
  「说对不起,赶紧说,说对不起呀!」他在心里一个劲地重复着,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在那一站就是好几分钟。
  而李茹菲好像也察觉到身后站着人,她叹了口气,没有回头,继续洗刷着池子里的碗筷。
  要说武华新今天的定力也太差了点,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那番放纵的游戏已经激起了他内心深处最最冲动的因素吧,原本他进厨房是想向阿姨道歉的,可是没想到,当他看到李茹菲阿娜的背影后,下体突然间又冲动了起来。
  李茹菲那略微凌乱的长发、那纤纤的细腰、那露在短裙外的白皙的大腿,在刹那间又点燃了他内心的火种。看着李茹菲的背影,武华新仿佛觉得她正赤身裸体地站在盥洗池边一般,并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昨夜凌辱她的镜头来。
  尤其是她现在这个样子,与昨夜她站在浴室的浴盆里准备接受他第四次插入时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她身上穿着衣服、脚踩着厨房地板上的缸砖,而昨夜的她却是一丝不挂、脚下则有一根冲天肉棒虎视耽耽地对准着丰盈圆滚的屁股;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直直地站在那里,而昨夜的她却抽泣着用毛茸茸的阴户对准着武华新的阴茎,一旦接到命令后就只能羞愧地蹲下屁股去,用阴道套住武华新火热的阳具。现在,武华新再次看到李茹菲如此性感的背影,他的热血又开始翻滚,他感觉到自己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激情,他的理智也不渐渐丧失。刚才他所设想的一切道歉说辞转眼间便消失殆尽。
  「原谅我,菲姨!」武华新在内心里大喊了一声,而后他扯开校服胸前的拉链,双手一捏拳,停顿了一下,便朝李茹菲的后背扑了过去。
  一瞬间,武华新便搂住了李茹菲的腰,并将一只手伸向她丰挺的臀部。
  「华新,你这是干什么!?啊!……」毫无准备的李茹菲吓得大叫起来,手中正在搓洗的一块盘子「铛」地一声掉在水池里,碎成几瓣。
  「菲姨,我、我忍不住了!」武华新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李茹菲,「今天你一直不理我,我难过,我痛苦!我、我想要你理我,想抱你、想爱你!……」手指隔着短裙触到她富有弹性的丰臀,武华新几乎是哭喊着搂紧了李茹菲性感的身躯。
  「不……不要……」李茹菲急忙扭动腰部和屁股,感受到武华新的手掌加大了对臀部揉捏的力度,她痛苦地挣扎着,然而武华新却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双手用力地抓捏着李茹菲丰盈的屁股。李茹菲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不……不要……华新……我们不能再错了!我是你的阿姨呀!哦……」「菲、菲姨,原谅我!像昨晚那样爱、爱我吧!」武华新一边玩弄着阿姨高贵的屁股,一边将整个上身都压在她的背上,两人站立在洗碗的水池边,形成重叠的压趴姿势。他又开始逐渐失去理智。
  「不要再提昨晚的事!」被戳到痛处的李茹菲大声地哭了起来,「我是你的阿姨,快住手!你是在强奸阿姨,和流氓有什么区别!?」她用力地直起上身,同时近乎疯狂地扭动起来。
  也许是武华新心虚,也许是因为李茹菲空前强烈的反抗决心,一瞬间李茹菲突然爆发出力量,她挣脱开武华新的搂抱,一举转过身来,使屁股摆脱了耻辱的翘起姿势。
  「适可而止吧!」李茹菲一边努力推开武华新一边怒喝道,「再这样下去你会彻底没药救的!」然而武华新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他像头野兽一般再次扑向李茹菲,从正面将她紧紧地抱住,一面从嘴角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再次突如其来的狂野拥抱使李茹菲为之失措。
  「不!救命……」在她开口欲叫时,柔软的樱唇忽然被武华新的嘴堵住了。
  激情的狂吻将她柔弱的呼叫彻底吞噬。
  武华新平时是个早熟而稳重的孩子,但是一旦被激起了内心深处的欲望,那么他就会变得无比疯狂。原本他思考了整整一个上午,已经理智地决定向李茹菲道歉,但是现在他的狂欲已经再次被李茹菲那成熟的肉体所激起,并将一发而不可收拾。
  武华新将李茹菲的身体连同两条玉臂像铁箍似地抱住,令成熟的身体动弹不得。李茹菲只能慌乱地扭动细柔的腰肢,左右摆动着试图躲开武华新的身体接触。
  而武华新则热血上冲,一面激吻一面感觉到她胯间突起的阴阜与他不断勃起的阴茎密实地摩擦着,下意识地将胸膛紧贴在她高耸的胸脯上。他的嘴唇已经紧紧地吸附在李茹菲香艳的嘴唇上。也许武华新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他是个天生的接吻高手。
  首先,他的吻极富附着力,几乎像吸盘一样死死粘住了李茹菲的香唇,即使她左右摇头,依然被他牢牢地含着嘴唇;其次,武华新的吻极富吸力,他用唇巧妙地分开李茹菲的香唇,口腔一用力,舌头再一配合,几下就把她的舌头吸了出来,细细品味;再者,他的吻极富融化力,他将所有的力量和感情都投入到嘴唇和舌头间,用情地吮吸与吞吐,灵巧地转动与伸缩,几乎可以融化一切冰雪与隔阂。
  李茹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了武华新的激吻漩涡。在激情而巧妙的热吻下,她的愤怒在渐渐消退,她的悲伤在缓缓溶解,成熟的身体慢慢减轻了扭动的力度,敏感的神经开始在体内舒展、扩张。
  偶尔还能听到她「呜、呜」地闷哼两声,身体象征性地挣动几下,然而这些只是她最后的理性使然。数分钟后,武华新松开嘴唇,长舒一口气,同时兴奋地看了看眼前的猎物。
  「哦……哦……呼……」李茹菲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眼中的愤怒与忧愁已经被稀释得只剩一丝哀怨。「你……太让我失、失望了……」她迷离地道,浑身上下好像没有了力气。
  还嘴硬吗?看我怎么征服你吧!武华新心里一横,一手托住李茹菲的下巴,再次将嘴唇贴了上去,狠狠地含住她的香唇。
  「呜……」李茹菲就觉得浑身又一阵颤抖,再次陷入美妙的热吻之中。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嘴唇却要融化般地张不开,喉咙里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武华新那如灵蛇般轻巧的舌尖在她温暖湿滑的口腔内翻滚搅动,狂野的拥抱以及强烈的男性气息强烈地撼动了她内心压抑的情欲,她渐渐展开温润滚烫的香唇,柔软的舌尖滑入了他的口中,配合着武华新的狂吻激情地舔吮着,一股一股的玉液香津随着两舌的纠缠缓缓地流入武华新的口中。
  武华新试探着松开紧抱着她的双手,果然,她那重获自由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反抗。武华新趁热打铁,将舌尖伸到李茹菲口腔的最深处骚扰着,同时展开双臂,一手抱紧她肉感的屁股,一手来到她胸前隔着洋装上衣抓捏着饱满的乳房。
  「不……啊……」李茹菲很想说不,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随着武华新不停地对乳房和屁股进行侵犯,她的乳头逐渐在洋装和乳罩的包裹下骄傲地翘立起来,下体的蜜道也开始慢慢湿润。她使劲夹紧大腿,但根本摆脱不了这刺激而美妙的感觉。
  当武华新再次松开嘴唇时,李茹菲良久才从迷离中清醒过来。她勉强地睁开耷拉的眼皮,茫然地看着武华新。
  「饶、饶了我吧……」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被武华新紧紧地压在盥洗池的池沿上,而是几乎整个人倒在了武华新怀里。
  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武华新色心大动。他用左手横揽着李茹菲的腰,伸出右手来到她粉红色的洋装短裙内,食指将她那蕾丝内裤的下沿一勾,中指得寸进尺地探入阴毛深处的花瓣,轻轻地挑逗着花瓣上方那细嫩的小肉芽。
  「啊……」刺激使李茹菲发出高亢的呻吟声,「华新,不、不要这样啊……停……哦……」听到美人如此消魂的声音,武华新热血继续上涌,当然更不会停止手指的动作,反而加剧了对熟妇敏感处的侵犯,改用两指的指甲夹住她那嫩红的小肉芽,又刮又摇。
  「天哪!……」李茹菲颤抖着几乎倒在他怀里,面对面地被武华新粗暴地用手指侵犯着下体,高耸的胸部剧烈起伏着,使得她那粉红色的洋装上衣看起来好像要被乳房撑破了一般。
  满脸通红的李茹菲此刻已经放弃了反抗,武华新干脆将她轻轻一抱,使她的屁股坐到了盥洗池的池壁上,而后松开揽住她细腰的手,左手撩起她那早已缓缓下滑的短裙,右手的手指则继续在她那浓密的阴毛丛中凌辱着少妇成熟而敏感的生殖器,手指的速度丝毫也没有减慢。他不断揉捏着她脆弱的肉芽,充血的阴蒂使得李茹菲发出哭泣般的叫声,武华新手指那越来越快的侵犯将她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阴户中那粒敏感的突起部位上。
  坐在盥洗池上的李茹菲已经彻底失去了主动,尽管她努力用膝盖抵住武华新的下体,但是她脆弱的阴户早已在遭受着致命的攻击。「啊!……」的一声,李茹菲紧绷着全身,双手死死拽住武华新的上衣,牙关一松,头一仰,忘情地朝着天花板喊了起来!同时,武华新的手指也感觉到了李茹菲下体的湿润。时机成熟了!
  武华新忙乱地腾出双手,左手拉住她的一条小腿粗暴地往左边一分,右手将自己的校服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下,紧张地掏出他那根早已怒张挺立的阴茎来,颤抖着将火热坚硬的肉棒抵在李茹菲双腿间那高高突起的阴户上,紫红色的龟头探入她那浓密卷曲的阴毛丛中,紧贴着细嫩的肌肤来回刮磨着,李茹菲茂密草丛中的那两片花瓣在龟头火剌剌的挤兑下已经湿露淋漓,充血的门户大开。武华新一手扶着龟头在她那湿润的峡谷门口前后摩擦着,龟头的冠头不紧不慢地浸淫着两片柔软的阴唇,突起的冠身则时而刮磨过那粒逐渐变硬的小肉芽,李茹菲浑身颤抖不已,随着她牙缝中不断挤出的呻吟声,一股股湿热的蜜汁由两片柔嫩的阴唇中缓缓而出。
  面对着武华新血气方刚而粗暴的侵犯,自己却只能光着屁股坐在水池壁上,张着双腿使自己的阴户接受着耻辱的挑逗——处在如此境地的李茹菲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干脆收紧双腿,使两片花瓣将龟头的冠部轻轻地含住,而后伸出细嫩的手臂扣住对方的腰,索性再闭上眼睛,将脸转向旁边去,仿佛在默默地期待着什么似的,不再做声了。
  厨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成熟的阿姨赤裸着屁股高坐在盥洗池上,并且羞愧地张开双腿,默默地用阴户含住武华新龟头的冠状部分,而双方均没有下一个动作,都停留在这个充满欲望的姿势上,这可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奇妙的镜头!
  「菲姨,我来了!」武华新的屁股往前一顶,年轻而雄伟的肉棒滑过早已湿潞不堪的甬道,整根没入了李茹菲成熟的身体。
  李茹菲被撞得玉体剧烈一晃,坚硬的肉棒破体而入所带来的巨大的冲击让她的头仰了起来,整个上身失去重心横躺在了盥洗池上,双手本能地往后一伸,向下撑住盥洗池的底面使自己的上身不至于塌陷到凹型的水池里。而她全身紧张的神经也终于因肉棒的刺入而找到了宣泄的目标,她「哦……」地一声长吟,本能地收拢了双腿,阴道内壁不由自主地夹紧了武华新火热的肉棒。
  由于盥洗池就在厨房的窗口边,李茹菲那颓然的一躺竟然轻轻撞开了虚掩着的窗户,她的头已经不得已地伸在了窗户的外面,暴露在外面空旷的视野之中。
  当武华新轻抽阴茎再次顶入时,李茹菲的长发也随着这剧烈的动作而被抖开,披散在三楼的窗台上。
  当武华新得以开始连续的抽插时,他知道这时的李茹菲已经不会再反抗了,即使她想反抗,恐怕也没有什么力气了。武华新清楚他的这个阿姨,李茹菲可以说是个典型的传统而矜持的少妇,只要对方侵犯她,她就会剧烈反抗,但是她也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她的阴道。不管她挣扎得有多激烈,只要阴道沦陷,她就会像被人点了穴一样的失去所有力气,而再也不会有所反抗。也就是说,只要能成功地插入,李茹菲就只有乖乖就擒的份。
  昨夜武华新就吃尽了这个甜头,现在他当然可以放心享受了。这也是刚才连她的上衣和短裙都顾不上脱就匆忙插入她体内的原因。事实也的确如此——李茹菲凌空横躺在盥洗池的上方,除了用双手背着向下撑住水池的底部以外,她再也做不出其他的动作了。她只能咿呀着嘴唇,挺着跨间突起的阴户,艰难地迎接着男人已经的进出。